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科学易
     
“大衍之数”考释 ---赵沃天
来源:  作者:赵沃天  访问次数:3697  更新时间:2013-7-31
 

“大衍之数”考释

趙沃天

 

摘要:依据古天文历法,对“大衍之数”语法段落作全文考证后确认,西汉京房言“五十者,谓十日、十二辰、二十八宿”是对“大衍之数”的正确诠释。十日即以十天干纪日;十二辰即以十二地支纪月,古天文历法也用于“岁星纪年”和“斗柄建辰”;二十八宿即东方苍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和北方玄武四方各七宿。合为天道五十要素,也称“日月星辰”。大衍筮法是以揲蓍推演“日月星辰”,构建冥冥之中的天人沟通渠道,问卜于天。

关键词:大衍之数、古天文历法、大衍筮法、殷周之际、文王演周易。

 

本文以古天文历法为据,考释《周易》“大衍之数五十”。

在冠绝古今的诸多《周易》千古之谜中,“大衍之数”以其深邃古奥著称。自孔子作《易传》逶迤二千五百余年至今,虽然见诸传世记载的诠释方案可达数十余,但学术界迄今未有共识。

《周易》既为卜筮之书,研究《周易》之谜,应从远古人类的宗教信仰入手。对天的信仰是最古老的信仰之一,随着古代氏族社会王权的出现,人们相应认为在浩渺的天穹中存在一个主宰天地万物的至上神,称之为“帝”,自商周之际又称为“天”。王受天命而统治万民,以各种祭祀和占卜手段实现王与天的沟通,向冥冥之中的苍天和神灵询问天意,或曰问卜于天。《国语·楚语下》所言之颛顼“绝地天通”,说明远古时代已经形成“王”对天人沟通权力的垄断。[i]《礼记·大传》亦曰:“礼,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疏曰:谓郊祭天也,然郊天之祭,唯王者得行,故云不王不禘也。诸侯非王,不得郊天配祖於庙,及祭大祖耳。[ii]由此视角来看,文王囚羑里之时尚为诸侯,其演《周易》之目的是预为新王朝建立天人之间的沟通渠道,作为周王朝受命于天的合法标志。古往今来,世人信仰《周易》,动辄卜之,盖信其能沟通天人也。

《易》曰:“天垂象,见吉凶”,上天的意旨以天象晓谕世人,昭示吉凶。人类通过观测天象认识天意,由此形成了原始的历法和占星术,古天文由此诞生。随着人类研究和观测天道逐渐形成可以量化的理性认识时,这一认识上的重大进步导致数术的诞生,用于占卦,则出现筮数,随之产生揲蓍之法,并出现商周时期的数字卦。这是大衍筮法得以形成的历史背景。

鉴于此,本文从古天文历法的视角入手,溯源到殷周之际的重大历史变化时代,探寻“文王演《周易》”的原创思想,以求准确认识《周易》的大衍筮法和诠释“大衍之数”。

 

为以下论述方便,现将“大衍之数”的语法段落划分为五个语法意义上的分句如下,并对各分句的称谓在括号中作简化处理: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去一);

分而为二以象两分二);

挂一以象三象三);

揲之以四,以象四时揲四);

归奇于扐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扐五

对于这一语法段落的分析,首先从意义明确的最后两句入手,然后通过逻辑分析和因果关系追溯前文的意义和段落中心思想。注意到第四句“揲四”提出的四时和第五句“扐五”提出的闰月都是古天文历法概念。其义是在认识到四时规律后,创建置闰法则——五年中两个闰月,说明两句之间已经存在严格的逻辑性。由此可以合理推想,前三句应与古代的观象授时有关,整个语法段落的中心思想是讲天文历法,古代谓之天道。这里的“天道”,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天”,而是回归自然的、内涵科学性的天道运行规律。

四时是观测和研究太阳周年视运动得到的对于回归年规律的认识,是阳历概念。闰月法则的提出,说明当时已经认识了月亮的运行规律,并形成阴阳合历概念。此与我国古代历法体系相合。在此基础上,只要把第三句的“象三”之“三”释为“日、月、星三辰”,整个语法段落的内容恰合于《尚书·尧典》之“历象日月星辰”,即古天文历法之义。[iii]以下,按分句顺序依次诠释。

去一之一,即位于北天极的北辰星座,或称太一,太极,古人以为主气之神,或谓天帝所在。王弼曰演天地之数,所赖者五十也。其用四十有九,则其一不用也。不用而用以之通,非数而数以之成,斯易之太极也。”在古天文观测中,北辰是周天星宿运行的中心和基准,以此作为正北,确定四方。

此句释为:大衍之数五十视为天道五十要素。其一为太一或北辰,作为天文观测的基准,去而不用,揲蓍用其余四十九枚蓍草。

分二”之“二”多义,诸儒均以“二”为“两仪”,释为天地,释为阴阳。本文按《月令》孔疏释“两仪”之义曰日月右行,星辰左转,四游升降之差,二仪运动之法[iv]把两仪分别视为日月(日月等行星,古称纬星)和星辰(即二十八宿,古称恒星为经星),由此训为经星和纬星。其说至为恰当。

此句释为:把四十九枚蓍草分而为二,寓意纬星日月和经星二十八宿。

关于“象三”中之“挂一”,谓分二之后,取一枚蓍草,称挂一以象三 “一”多义,有太一、太极、基准之义。笔者训为历法基准的历元,是《周历》计算日月运行的历法起点。关于周朝历法,《春秋·元命苞》曰:“西伯既得丹书,於是称王,改正朔,诛崇侯虎”。改正朔”是新王朝奉天命颁行历法,作为改元纪年的依据,说明周文王在受命称王之时创建了《周历》。《周历》与《殷历》的不同在于,《殷历》以农历十二月为首月,《周历》以冬至所在农历十一月为首月,以日月合朔冬至作为历元。既然已经有置闰规则,应有历元作为观测和计算的基准,故以“挂一”训为历元为妥。

关于“象三”之“三”,诸儒因释“二”为天地,故取“三”为“天、地、人三才”,此说难与后文的四时和闰月协调,导致整个语法段落丧失完整性和逻辑性,本文不取。惠栋独具慧眼,释为三辰”,即日、月、星(二十八宿),[v]台湾屈万里亦取此义。[vi]因日、月和二十八宿体系的运行,古称“历象日月星辰”,又称“历象三辰”,《后汉书·律历下》曰:“承圣帝之命若昊天,典历象三辰,以授民事,立闰定时,以成岁功。治历明时,应天顺民,汤武其盛也。[vii]此与《尧典》“历象日月星辰”所言同义。故此处训“三”为“历象三辰”。

此句释为:确定历元,观测日、月和二十八宿的运行规律。

“揲四”者,蓍草按四枚一组分而揲算之,寓意春夏秋冬四时。

此句释为:以日月星辰之象正定四时。

关于“扐五”,按《周历》以相邻的两个冬至长度为一岁,十二个朔望月为一年,揲算之余谓之“奇”,寓意岁与年之差。积余成闰谓之“”,“扐以象闰”是第一次积余成闰,“再”是第二次积余成闰。故置闰规则是五岁中两个闰月。

按《尚书·尧典》所言“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一岁为366日。又根据甲骨文和陈美东先生对殷商历法的研究,在殷商时代,农历每年12月,大月30日,小月29日。有连大月的记载,并且已有闰月。[viii]由此得知,平年十二月为354日,与一岁之差为每年12日,五年60日,可设两个闰月,闰月为大月30日,插入闰月后,就有连大月存在。这样的闰法估计可上溯到帝尧时代,下至春秋时期的古四分历创建之前。大衍筮法创建于文王演《周易》的殷周之际,当时应取《尧典》每岁长度366日。此说符合大衍筮法的原创性思想。

大衍之数”语法段落的综合诠释是:

大衍者,天地万物衍生变化之大法也。“大衍之数五十”者,天地万物衍生变化之五十基本要素,即十日(天干)、十二辰(地支)、二十八宿也。大衍筮法以五十枚蓍草筮之,寓意以天道五十要素推演天地万物之衍生变化。其一为太一,去之而余四十九。分而为左右二簇,寓意纬星(日、月等行星)和经星(二十八宿)也。左簇一枚蓍草挂在小指与无名指之间,寓意日月运行之基准。其余蓍草寓意日、月、二十八宿运行之象,谓“历象三辰”或“历象日月星辰”也。左右两簇蓍草,四枚一组揲之,寓意每年有春、夏、秋、冬四时也。两簇各有余数,谓之“奇”,寓意日月运行之差。“扐”为积余成闰。五岁中设置两个闰月。

综上所述,“大衍之数”即日、月、星三辰,或曰“日月星辰”。大衍筮法以分、挂、揲、扐四营寓意三辰运行,四时周流,置闰以创建历法,与《尧典》所云“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的天道运行大法相合。说明“大衍之数”源于古天文历法。

古代天文历法的核心是研究阴阳二气变化的规律,这是《周易》阴阳思想的源头。从远古人类的自然崇拜来看,伏羲观天法地而作八卦的传说本身,说明了古人对天,乃至对日月星辰的崇拜和信仰,这一信仰导致卜筮的诞生。《周易》既然是天人沟通的手段,与古天文历法存在有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只有把“大衍之数”视为天道要素,才能与大衍筮法的原创思想相合。综合以上分析,京房的五十者,谓十日、十二辰、二十八宿”就是天道运行的五十要素,可以通过推演这些要素得出四时和闰月的概念,此为“大衍之数五十”的正确答案,即

十日(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十二辰(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二十八宿分为四象,按日在顺序,依次为

东方苍龙:角、亢、氐、房、心、尾、箕;

北方玄武:斗、牛、女、虚、危、室、壁;

西方白虎:奎、娄、胃、昴、毕、觜、参;

南方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

通过《乾凿度》、“六壬式盘”,以及司马迁的“八方风演绎大衍之数”的研究考证,同样可以得到以上结论。限于篇幅,不再赘述。又及,“大衍之数五十”既已确认,“五十有五”之说已无必要。

 

作者:趙沃天,高


[i]、张树国《绝地天通——上古社会巫觋政治的隐喻剖析》,深圳大学学报(社会科学报),20033月。

[ii]、李学勤主编《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997998页。

[iii]、李学勤主编《十三经注疏·尚书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2840页。

[iv]、李学勤主编《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442页。

[v][]惠栋撰、郑万耕点校《周易述·彖上》,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143页。

[vi]、屈万里《读易三种》,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3年,第402页。

[vii][南朝宋]范晔撰《后汉书·律历下》,北京,中华书局,2005年,第2070页。

[viii]陈美东《中国科学技术史·天文学卷》,北京,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125页。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