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易学联合会是各国、各地区与易学有关的学术团体、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国际学术组织。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和现代人文理念,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详情点击]
 
 
 
   
肖保山:《谈古论今话周易》第二讲
作者:肖保山  来源:国际易联 联络员  访问次数:3307  更新时间:2014-1-26

《谈古论今话周易》

    第二讲

   《副职哲学》

     (二0一三年三月九日)

  肖保山

 第一节

  《载物载民又载君》

 

  《坤》卦是研究副职的成长过程和处世哲学的。

   《坤》卦坤下坤上。坤为地,地厚重。土地上面又重叠了一层土地,极言土地的深厚稳重。正由于土地深厚稳重,所以才能够承载万物。中国的先民们,从土地的特性中悟出了臣道妻德。地球上有高山,大川,海洋;有甘泉,也有浊水;有金玉,也有顽石;有香花,也有毒草;有牲畜,也有野兽;有好人,也有坏人;如此等等。而且,大自然的雷电风云雨雪,以及寒暑冷热,大地都要静静地承受着,作出积极的反应。天生地成,天主地从,起紧密的配合作用,紧随天之后,柔和地默默无言地顺从着天气的变化,生成万物,成全天德,却永不与天争功。这体现了大地柔顺、配合、厚重、包容的特性。

《系辞》说,“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君子动而占得《坤》卦,看到《坤》的卦象,就要联想到大地的特性,淳厚德行,兼容并蓄,大德养民,大度容物。褒扬真善美,贬抑假恶丑,但又不能疾恶如仇。推崇君子,但也不能将所有的小人都打入地狱。正确的办法是统筹兼顾,使贤与不肖各尽其用,各得其所,不相侵夺。《尚书•君陈》里说,“尔无忿疾于顽,无求备于一夫。必有忍,其乃有济;有容,德乃大。简厥修,亦简其或不修;进厥良,以率其或不良。”古人说,宰相的职责就是调理阴阳,协和万方。象辞说,“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作副职的,把方方面面的力量团结起来,为实现主职构画的有益于社会的宏伟蓝图而斗争,大功告成,归美于主,归恶于己,像毛泽东歌咏的梅花一样,“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不仅载物载民,还要载主,响应领袖,紧跟领袖,服务于领袖,成就了领袖,自己甘做无名英雄,这才是“厚德载物”的思想精髓。

惠帝二年(前193年),西汉的开国丞相萧何逝世了,在齐国做了九年丞相的曹参(shēn,音申),到中央政府接替他的职务。临行前,曹参对继他做齐国相的人说:“留心狱政和市场管理,不要执法严峻,激之使变。”继任的人说:“再也没比这两方面工作更重要的了吗?”曹参说:“不是。监狱里多作奸犯科之人,市场上多坑蒙拐骗之徒,这是小人的藏身之所,假如你严刑追逼,小人没有容身和糊口的地方,流向社会,就生祸乱,所以二者虽然不是要政,却要优先给予考虑。”曹参这样安排,是有其历史背景的。战国二百五十多年(前475——前221年)间,诸侯兼并战争几乎没有停息过。到了最后阶段,秦始皇进行了十八年(前238——前221年)的统一战争,仗是越打越大。等到天下统一了,秦始皇父子修长城,开驰道,开疆拓土,这对后世利益无穷,缺陷是操之过急,又搞了些有害无益的工程阿房宫和秦始皇陵,民不堪命,就严刑峻法,结果逼出个农民大起义,大秦帝国只存在十六年(前221——前206年)就灰飞烟灭了。刘邦称帝之后,得坐马车了,但连几匹纯一色的马都找不到,只好用杂色马去拉皇帝。将相出门坐牛车,老百姓没房住,也很少有隔夜之粮。国民经济行将崩溃,就像久病之人,一息尚存,不能再折腾了,急需要的是安静调养,待其复元。刘邦君臣没有实事求是的理论,但在实践上却知道一切从实际出发,实行黄老清静无为政治,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让封建的自然经济在其特有的规律支配下,顺其自然地慢慢复苏,中经文帝、景帝两代,到汉武帝的时候,达到全面繁荣,北征匈奴,南抚吴越巴蜀,开疆拓土,为大汉族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并在这个基础上融合周边各民族,形成伟大的中华民族。刘帮用人唯贤,用人唯才,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推倒秦楚暴政,还人民一个法律简约、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宽松清明的社会,是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有人说刘邦不学无术,孔子对于学问却有另外一种议论:“贤贤易色(重贤轻色——引者注);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四书五经•论语•学而》第15页)识字而不会为人处世,这不叫有学问。不识字却很会为人处世,这才是真学问。刘邦的后代治理中国四百二十多年(东、西汉),至今我们的族号还冠以“汉”字,这一事业的奠基人,是一个真正的大学问家。曹参对后任的工作交代,体现了刘邦与民休息的政策。老子说,“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曹参想以黄老之道化其本,不欲兴苛政扰其末。本就是良民,良民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就像树的根本一样,需要用阳光雨露一样的政策滋润、感化他们,使其成为社会稳定繁荣的中坚力量。末就是贱民,缺点多于优点,就像树的枝叶一样,苛政如风,乱风不吹,枝叶不动,贱民有立足之处,糊口之方,不祸乱社会,良民就有一个安定的生产和生活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讲,太平世界是君子和小人共同创造的。良民故然是我们看护的对象,贱民也要有安身立命的地方,这就有厚德载物的意思在里面了。

“何以信谨守管籥(yuè,音乐。留守大后方,抓根据地的建设——引者注),参与韩信俱征伐。天下既定,因民之疾秦法,顺流与之更始。二人同心,遂安海内。”在我们看来,萧、曹二位贤相,历史贡献已经很大了。但班固却说他俩是“皆起秦刀笔吏,当时碌碌,未有奇节。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云云。(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2月第1版《二十五史•前汉书•萧何曹参传》第556页)仰仗高祖刘邦的洪福与威灵,萧何、曹参才建了奇勋,这似乎不公平。想当年秦末农民大起义风起云涌,沛县人杀了县太爷,想推举刘邦做沛县长官,率众起义。刘邦是泗水亭长,相当于现在的村委主任,哪敢就任?推辞说:“天下方扰,诸侯并起,今置将不善,一败涂地。吾非敢自爱,恐能薄,不能完(沛县)父兄子弟。此大事,愿更相推择可者。”(中华书局1959年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高祖本纪》第350页)当时县太爷被杀,萧何为主吏,像是师爷,官最大。其次是曹参,相当于现代的监狱长,警察头子。他们是沛县豪绅,地方名望,秦朝的沛县政权被推翻,他俩中的任何一个去做新生的沛县农民政权的长官,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萧、曹等皆文吏,自爱,恐事不就,后秦种族其家,尽让刘季。”(中华书局1959年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高祖本纪》第350页),文弱,文弱,好多人一文即弱,道理懂得越多,顾虑越多,胆量越小,只能当配角,不能做事主。历史上很多智能之士,诸葛亮、刘伯温,跟大老粗作配手,原因就是没有革命家的气魄。当然,不能统揽全局,只能独挡一面,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所以,不论刘邦怎么推辞,新生的沛县农民政权的长官,还是让他当上了。这是历史的定位,历史的选择,在血与火的创业年代,这个自然淘汰、自然选择后的历史定位,是要靠真功夫的,贿赂与裙带都用不上,错位必然失败。刘为主,萧曹为从,他俩干得有声有色。假如让萧、曹中的任何一个主持沛县集团,他们绝不会从沛县走向全国。由此看来,做臣子、做副职的,躲在君王和主职的背影里工作,突出君王,突出主职,成就君王,成就主职,服从和服务于君王,服从和服务于主职,自己甘当配手,甘做无名英雄,则是厚德载物的应有之义。这是臣子和副职的主要处世哲学,至于成长过程,那是由爻辞去描述的。

 第二节

《 服从命令听指挥》
 
  《坤》卦还取象于“牝(pìn音聘)马”,牝马就是母马。养活和使用过大牧畜的人都知道,一般说来,母马性情温和柔顺,听主人的使唤。
  《周易》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政治仿生学,它由此引申出副职的一条处世哲学是柔顺,服从命令听指挥。中国共产党三大纪律中的第一条,不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吗?一个不听使唤的牲畜,主人是不饲养它的,不杀即卖,卖也卖不上好价钱。俗话说,倔嘴骡子卖个驴价钱。价钱卖得那么低,原因就是性情倔犟,不听使唤。同样道理,一个不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副职,主职也是不喜欢他的。服从命令听指挥,不能停留在口头上,主要是落实到行动上。当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进行到一九四八年九月的时候,我军在山东的总兵力有三十二万人,蒋军总兵力只有二十八万人,在兵力对比上形成我强敌弱的新局面,我们完全掌握着主动权,于是就发起了济南战役。攻城集团十四万人,由许世友指挥;打援集团十八万人,由华东野战军司令部直接指挥;整个战役的总指挥是粟裕。战役一开始,“徐州北援之敌,虽经蒋介石一再严令催促,但他们察知我强大打援兵团严阵以待,又慑于豫东之战区寿年兵团被歼之命运,迟迟不敢推进与我打援集团交战,至我军攻克济南时,敌第二兵团方进至城武、曹县地区,第七、第十三兵团尚在集结中。”(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8月第2版粟裕著《粟裕回忆录》第472页)三个兵团几十万人,不听指挥,坐看济南王耀武集团十万余人八天被歼灭。全局是由局部组成的,一个一个的局部毁掉了,全局势必溃烂,树倒猢狲散,王耀武故然被俘,而那抗命不援济南的三个兵团的将校们,也会无所归依。而我华野却是完全遵照毛泽东的指挥去攻济打援的。八月十二日,毛泽东电告华野:“你们第三方案的弱点是只以两纵占领飞机场,对于济南既不真打,而集中十一个纵队打援,则援敌势必谨慎集结缓缓推进,并不真援。邱清泉、区寿年兵团之所以真援开封,是因为我们真打开封。敌明确知道我是阻援,不是打援,故以十天时间到达了开封。如果你们此次计划不是真打济南,而是置重点于打援,则在区兵团被歼,邱黄两兵团重创之后,援敌必然会采取(不会不采取)这种谨慎集结缓缓推进方法。到了那时,我军势必中途改变计划,将重点放在真打济南。这种中途改变计划,虽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好,但丧失了一部分时间,并让敌人推进了一段路程,可能给于战局以影响。”(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8月第2版粟裕著《粟裕回忆录》第460页)八月二十六日,毛泽东再次电告华野:“我们不是要求你们集中最大兵力,不顾一切硬攻济南,这样部署是非常危险的。我们要求你们的是以一部兵力真打济南(不是佯攻,也不是只占飞机场),而集中最大兵力于阻援与打援。”(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8月第2版粟裕著《粟裕回忆录》第461页)真攻济南,而又集中最大兵力于阻援打援,华野就是这么部署的。由于陈毅已到中原军区工作,九月十一日,毛泽东命令华野“全军指挥由粟裕担负”,攻打济南则有许世友指挥,这些也都一一照办了。由于华野按毛泽东的指示办事,徐州的敌人慑于我打援集团兵力强大,而不敢贸然援救济南,济南被我们很快打下来了。局部战场的胜利,汇集成全国的总胜利,蒋家王朝覆灭了,新中国成立了,华野指战员有功于国家,有功于人民,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人民将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第三节

                             《勤奋耐劳任繁剧》

母马不仅温顺,而且磨面、打场、犁地、拉车、驮运等等繁重的活儿,它们都干得了。做臣子的也要像母马那样,不仅服从命令听指挥,更要勤奋耐劳任繁剧,这拼的是德性、韧性、体力、毅力,能吃苦受累才行。《尚书•大禹谟》里说“克勤于邦”,就是这个意思。那种一压担子就牢骚甚至溜走的人,是做不好副职的。主人养母马,是叫它干活儿的;君养臣,是让他做工作的。光吃不干,二流懒汉,是不行的。古代的帝王,现代的国家元首,他们只把握大政方针,只框定某些事情的大体轮廓。要把这些大政方针贯彻下去,就必须把它转化为具体的可以操作的政策、策略、措施。而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还要紧紧抓住关键的环节,对国家机构的运转和社会运动的发展进行全方位整流程的监控,而这些大量的复杂的具体的琐碎的日常的事务性工作的担子,都落在助手的肩上。这要求他们勤于国事,耐得起繁剧的劳动,不折不扣地有始有终地甚至是创造性地完成主职交给的任务。孔子在《文言》里说:“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意思是说,做臣子的,不能与君主争夺成就大业的功劳,那个功劳永永远远完完全全是君主的,臣子的职责是代替君主做完做好由他指示发起但不会由他亲自操作的那些具体事,而这是需要付出大量劳动的,埋头苦干,甘当无名英雄。

东汉末年,群龙无首。《乾》卦用九的爻辞说:“见群龙无首,吉。”这是周文王说给真龙天子听的,旧王朝颠覆,昏皇帝垮台,诸侯并起,天下大乱,正好由真正的人民领袖主宰天下。近代百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用九的象辞说:“天德不可为首也。”这是儒家说给乱臣贼子听的,不让他们乘时而起,乱中渔利。刘备明知刘汉王室不可复兴,偏偏还要打出这面破旗,目的是搞武装割据,就西南那么一隅,他居然称帝,过把儿皇帝瘾,这与朱元璋“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风格比起来,实在低得太多。孔明“毗(Pí,音疲)佐危国,负阻不宾”(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2月第1版《二十五史•三国志•蜀•诸葛亮传》第1178页),连年征战,血流成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以小智小力逆历史终将统一的大势,成就了自己,祸害了社会,实属历史罪人。这么一个历史罪人,落得名声还不坏,原因就在于除了他在大的政治方向上犯了原则性错误之外,而在一些小的局部和细节上他做得还很有可称道的地方。而一般人又只知其小节,不识其大体。比如他忠于反历史而动的刘备,为刘备割据西南竭尽心力,勤奋耐劳任繁剧这一条,诸葛亮做到了。刘备死后,阿斗幼弱,“事无巨细,亮皆专之。于是,外连东吴,内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极;科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至于吏不容奸,人怀自励;道不拾遗;强不侵弱;风化肃然也。当此之时,亮之素志,进欲龙骧虎视,苞括四海;退欲跨陵边疆,震荡宇内。又自以为,无身之日,则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国者。是以用兵不戢(jí,音疾),屡耀其武。然亮才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而所与对敌,或值人杰,加众寡不侔(móu,音谋),攻守异体,故虽连年动众,未能有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2月第1版《二十五史•三国志•蜀•诸葛亮传》第1178页)诸葛亮五十四岁就死了,可以说他是为搞分裂、闹独立的蜀汉政权操劳致死的。一如他在前、后《出师表》里所写的那样,“受命以来,夙夜忧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事无巨细,亮皆专之,自用而不用人,食少事烦,终致累死。而用兵不戢,屡耀其武,连年动众,国力虚耗,犯下的战争罪当为不少,是个辛辛苦苦的反动派。撇开他的反动背景不讲,仅就忠于刘备父子,尽心竭力而论,是个好臣子。当然,他的好名声,很大成分上是《三国演义》宣传误导出来的。

一代文豪郭沫若笔下的周恩来,有着“轩昂的眉宇、炯炯的眼光、清朗的谈吐”,“他思考事物的周密有如水银泄地,处理问题的敏捷有如电火行空,而他一切都以献身的精神应付,就好像永不疲劳。他可以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你看他似乎疲劳了,然而一和工作接触,他的全部心神便和上了发条的一样,有条有理地又发挥着规律性的紧张,发出和谐而有力的节奏。”(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12月第1版李新芝、刘晴主编《周恩来珍闻》上卷第316页)用受命以来、夙夜忧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几句话,来概括周恩来的一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比诸葛亮强上千万倍的地方在于,周恩来辅佐毛泽东,砸碎旧世界,建设新中国,不仅成就了自己,号称新周公,而且造福于华夏,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将中国由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带入了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第四节

                          《利国利民亦利主》

母马能磨面、打场、犁地、拉车、驮运、繁殖,给饲养它的主人带来利益。如果带来的不是利益,而是祸害,主人是不会饲养它的。同样的道理,臣给君,副职给主职,也要带来利益。走到哪败到哪,干一行坏一行,不造福,只惹祸,这样的臣子是没有存在的理由的。利国利民亦利主,是副职必须把握的一个重要环节。古代官场上,臣子口称效犬马之劳。只繁劳而带不来利益,是不行的。马能给主人带来利益,如前所述。狗看家护院,追捕猎物,这也是利益。当然,这个利不是肮脏之利,而是合乎道义的利。利者,宜也,利益的合理分配之谓也。做副职的就是要帮助主职分配好各方面的利益,利益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这些方面的利益分配得体,社会人等各得其所,政治稳定,社会和谐,经济繁荣,做副职的自然也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利益在里面。君臣互利,符合人类的交际准则,符合《履》卦的精神。这是正确的功利主义,不是唯利是图,蝇营狗苟。

战争年代,曹参冲锋陷阵,出生入死,打下很多地方。西汉开国,赐爵平阳侯,食邑一万零六百三十户。刘邦封长子刘肥为齐王,齐国是大的封国,有城七十座,曹参做齐的相国。听说胶西有位盖公,精通黄老之术,曹参重金聘请,盖公为他讲了“治道贵清净而民自定”的道理,用这个道理治齐九年,“齐国安集,大称贤相”。惠帝二年(前一九三年),萧何逝世,曹参继之为汉相,“举事无所变更,一遵萧何约束”。(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曹相国世家》第2029页)“择郡国吏木诎(qū音屈)于文辞,重厚长者,即召除为丞相史。吏之言文深刻,欲务声名者,辄斥去之。日夜饮醇酒。”(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曹相国世家》第2029页)“参见人之有细过,专掩匿覆盖之,府中无事。”(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曹相国世家》第2030页)汉惠帝误解他以南征北战的元老勋旧自居,欺自己年轻登极,所以才无所事事?颇有责怪之意。曹参在讲明理由之后,答复惠帝说:“高帝与萧何定天下,法令既明,今陛下垂拱,参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曹相国世家》第2030页)治大国,尤其是治劫后余生的大国,如烹小鲜,不能为在历史上画上一道属于自己的痕迹,为了显示自己怎么不同凡响,而变来更去,揽权养奸,折腾国家。这才是老诚谋国,与民休息,造福社会的大贤臣。萧规曹随,功在国家,利在人民,当了三年相国,他也随萧何而去。但是人民没有忘记他,一首“萧何为法,(jiǎng音奖)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净,民以宁一”的歌谣(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曹相国世家》第2031页),不翼而飞,版土之内,有口皆碑。   

                            第五节

                         《君唱臣和紧相随》

做副职的忌先崇后,君唱臣和紧相随。卦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名利场上,如行使权力,出头露面,逸豫享乐,要退后一步。吃苦受累,冲锋陷阵,却要抢在前面。“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岳麓书社20063月第1版郭仁成著《尚书今古文全璧》第169页)辟就是帝王,生杀予夺,锦衣玉食,那是帝王的事情,臣子不能做。如果做了,于国于家都不利。凡事抢先于主职,争名夺利抢地位,是利令智昏的表现,已经误入迷途。历史上欺君逼主、擅作威福的权奸,王莽、杨素、严嵩、鳌拜等,祸国败家,死有余辜。遇事紧随主职之后,不成首倡,不为事主。但这不是说做助手的必须像古代的石磨那样,推推动动,拨拨转转,被动而富于惰性。而是说在主职决策之前,助手要给主职提供全面详实的第一手资料,多提建设性意见,甚至还要制定出几套备选方案,搞个上中下三策,帮助主职尽快做出正确的决策。正确的决策一旦由主职敲定,助手尤其是首席助手的职责就在于,在主职总的意图下机断行事,统率下属和亲友,主动地创造性地完成主职交给的任务。在这个问题上,西汉的萧何为后人做出了榜样。

《史记萧相国世家》里说,刘邦称汉王的第二年,他率诸侯伐项羽,临时都城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北的栎(yuè音岳)阳,萧何在那里辅助太子镇守关中。从完备法律,约束官民,到建立宗庙、社稷、宫殿、府衙、县治,一应事体,无论巨细,只要来得及,他都要一一请示,按刘邦的指示办事。有些紧急公务来不及请示,为了不误事,他敢于负责,便宜行事。但事后见到刘邦,总要详细汇报。萧何追韩信的故事,很能说明这个问题。他统计户口,征收赋税,振兴经济,富裕财政,调剂水陆运输,源源不断地为前线提供军需。刘邦多次全军覆没,只身逃命,萧何总是征集关中青壮,及时补充兵员,使汉王整军再战。所以,刘邦很信任萧何,把关中这个战略大后方的一切事务全都委托给他了。在往前线输送兵员的时候,萧何还以身率物,把他家族中凡是能当兵的兄弟子孙们都送到前线去,表现出他追随刘邦的政治上的无比坚定性。战争拼的是意志、智慧、兵源、财源。意志来自刘邦,智慧出自张良、陈平,兵源财源靠的是萧何。由于他“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kuìxiǎng音溃响),不绝粮道”(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高祖本纪》第381页),不乏兵源,所以在天下大定论功行赏的时候,高祖认为萧何功最大,封为zuǎn音纂,县属西汉沛郡,萧何的封国)侯。在所封列侯中,萧何的土地和人口最多。

    一九六九年底,刘少奇辞世。一九七0年三月,毛泽东提出召开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建议不设国家主席,大多数与会者赞同这个建议。林彪非要设国家主席,臣唱而逼君和,君臣先后唱和之理荡然无存。庐山会议,矛盾公开化,毛泽东一个反击,林彪折戟沉沙。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值得注意。

第六节忠于明君无二心

   卦辞说,“利西南得朋”。在后天八卦中,西南方向依次是兑、坤、离、巽,代表女性,《周易》以地道比喻妻道臣道。坤为母亲,到西南是到女儿家了(巽为长女,离为中女,兑为少女),母女联谊,调和内部,增进感情,是拉派性,抱集团,群起反对乾父乾夫?不是,是为落实乾父乾夫交给的任务而共同努力。所谓西南得朋,就是这个意思。坤又为臣,比如丞相,他把下属团结起来,鼓动起来,不是拉一帮势力和皇帝唱对台戏,而是调动方方面面的积极性,为落实皇帝的工作部署而齐心协力,努力奋斗。

刘邦做汉中王的时候,部下多是关(潼关)东人,不服汉中水土,思念家乡。更重要的是汉中促狭荒凉,觉得跟刘邦在那个山沟里干没啥前程,一部分将士就开小差了,其中有韩信。韩信是淮阴人,在项羽那不受重用,投了刘邦。滕公夏侯婴把韩信推荐给刘邦,刘邦没多在意,让他做个“治粟都尉”,掌管军粮的生产。韩信嫌官小,跑了。他官欲太大,意志动摇,跟刘邦不坚定,起义目的不是安邦定国,而是贪求名利,韩信后来功成身灭,给这些动机不纯等致命弱点紧密联系着,这次开小差已露端倪。就当时的背景说,乱世用人偏重于才,德似乎在其次了,姑且叫做“慌不择德”吧?丞相萧何知道韩信可堪大任,当他知道韩信也开小差了,慌得来不及和刘邦请示,一个人追韩信去了,给民间留了一个“萧何月下追韩信”的传说。追回韩信了,刘邦把萧何臭骂一顿。这顿骂有讲究,刘邦误认为萧何也开小差了。别人开小差刘邦心里不高兴,跑了也就跑了,不怎么上心。萧何有大才,文可兴邦,刘邦是知道的,他若跑了,断了左右手,情何以堪,臭骂流露出刘邦对萧何的倚重!人家是喜极而泣,刘邦是喜极而骂,农民本色嘛!没什么不好。当通过对话知道萧何追韩信是为他追回一个帅才的时候,他对萧何的政治信任大大提高了。萧何推荐韩信说:“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淮阴侯列传》第2611页)大意是,你若满足于长在汉中称王,用不着韩信。你若经营天下,非韩信不行。究竟用不用韩信,你根据自己的志向做出选择吧!刘邦说我何尝不想得天下?想得天下,就得给韩信个官,留得着他。这个事不容耽搁,不容多思考,当即得拿意见,因为人心散了,留不住韩信,大事就去了。刘邦答应封韩信为将,萧何说封将韩信必然不留下来。不大用,他终究还是要跑掉。刘邦于是立即答应封韩信大将,大将当时就是军中最高官阶,原来跟刘邦东征西战的周勃等一帮宿将,都得听这个新到不久素不相识且寸功未立的矮子的指挥,对刘邦来说是需要有胸襟和气魄的。刘邦天生帝王气象,不乏这个胸襟和气魄。这个事情已经露出刘邦后来得天下的好兆头,一则表明刘邦知人,知道萧何是镇国重器;二则说明刘邦信任人,他不知道韩信是帅才,但知道萧何是相才且忠于他,忠于自己的相才识别并推荐出的帅才应没错,挤着眼只管用,这叫“移信”,把对萧何能力和忠诚的信任,移到了韩信身上。能不能忠于他不知道,但相信韩信是帅才。丞相一句话,推荐一个连自己都所知甚少的人做大将,将来将相联手,撬动自己的王位,怎么办?刘邦压根儿没考虑。知人善任,“豁达大度,从善如流”,这是刘邦成就大业得天独厚的政治家资质,这个资质不是读书能读出来的。有人嫌弃刘邦文盲,岂不知天生的睿智胜过千万个皓首穷经的酸秀才。刘邦没顾虑的事情,后来也确实没发生。萧何推荐韩信,老臣推荐新臣,这叫“西南得朋”。萧何作为汉家第一臣,主导一出将相和、下属和、人民和(将相、下属、人民都属“坤”的概念)的历史剧,绝不是自成体系,和刘邦(元首为“乾”)对着干。相反,他把方方面面的力量团结起来,为的是助刘邦,灭项羽,替天行道,拯民于水火。

在后天八卦中,东北方向依次是震、艮、坎、乾,坤在长子震、中子坎、少子艮面前是母亲,在乾夫面前是妻子,坤为妻为母,如果父子团结,倒无所谓,如果父子不团结,坤到东北去,只能坚定地站在乾夫的立场上,维持大一统的局面,与儿子们的分裂倾向作斗争,这是“东北丧朋”的主要含义。另外,坤为女性,东北的震、艮、坎、乾皆为男性,女性到男人的世界里,只能从一而终,不能给其他男人有染,这也是“东北丧朋”的含义之一。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里,乾为父为君,震、坎、艮为子为臣,老子是帝,儿子封王,坤为臣,即便是首席辅政大臣,比如丞相,他的上面有皇帝、皇后、太子和诸王,做臣的只能忠于皇帝(前提得是明主)。不能表面上忠于皇帝,暗地里给皇后、太子或诸王结党。不能在皇帝还在的情况下,企图设计以后的政治时代。看谁有继位的可能,就政治投机,卖身投靠,想永远立于朝廷,当二朝三朝红人儿,很可能要跌跟头。女人不能一见男人就松腰带,臣子不能一见有来头的主子就效忠。古有名训,一臣不保二主。不仅不保二主,而且还要和试图篡权的野心家、阴谋家作不调和的斗争。为忠君而任怨,得罪不安分的坏分子,是“东北丧朋”的政治诠释。

西汉初立,一个叫陈豨的人,奉命去巨鹿(今河北平乡西南)做郡守(汉景帝时更名为太守),上任前到韩信那里辞行。此前刘邦命令韩信不再去他的封国了,留居长安,实际是信不过他,监视居住了。咋相信他呢?汉中危机,韩信以逃跑的方式,敲刘邦的竹杠,要挟一个大将当当。攻下齐国,刘邦命他会师攻项羽,韩信按兵不动,派人给刘邦说只能给他假(代理)齐王的名号,才能弹压着那个地方。项羽未灭,韩信第二次敲竹杠,刘邦不得已封他齐王。对于这么一个不识大体的奸猾之臣,在建国之后,刘邦先是削齐王为淮阴侯,后来是监视居住。这说明在用人上由乱世的偏重于才,变成治世的偏重于德。监视居住期间,韩信“居常鞅鞅”,心怀不满。陈豨面辞,机会来了。韩信鼓动他反,答应自己居中策应。陈豨果然反了,刘邦亲征,韩信装病不从征。“信乃谋与家臣夜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中华书局19599月第1版司马迁撰《史记·淮阴侯列传》第2628页)阴谋乘夜色不辨真伪,诈称奉刘邦诏命赦免在押囚犯,然后武装这些囚犯袭击吕后和太子。可喜天厌其德已经很久了,有人告发了这个阴谋,萧何定计生擒韩信,灭三族。萧何成了后人津津乐道的韩信的“生死一知己”。图名利,反而没名利,而且烟火也续不上了。天地以血的教训警示人,但是有些人就是利令智昏。此后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又出了很多“韩信”式的渣滓。

有人骂萧何不够朋友。中国有句话叫大义灭亲,大义能灭亲,也能灭朋,关键是那个“义”字必须是大写的。中国的封建社会在奴隶社会的母腹中躁动,直至临盆,那个阵痛剧烈啊,一痛就是东周五百一十多年。社会的分化改组,伴随着惨痛的战争,旧社会灭亡了,新制度诞生了,总体上是个好事,但罪得受啊?!王朝兴替,几人高兴几人愁?人民经受的灾难,难以用语言去形容。秦统一六国,该让人民喘口气了,偏偏碰上不识相的秦始皇父子乱折腾,人民忍无可忍,陈胜吴广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星星之火,势成燎原,一呼百应,英雄辈出。项羽以暴易暴,人民不会容忍第二个“秦始皇”再来蹂躏他们,所以抛弃了他,选择了宽厚仁慈的刘邦。有人认为刘邦耍无赖得天下,说这话的人不妨也耍无赖夺夺天下试试?看人民怎么收拾你!刘邦得天下,是人民的选择。秦始皇出身贵族,文化高,把准历史的主体是统一,做了欧洲人两千年以后才做的事情,很了不起,这个山高海深的丰功伟绩,黄炎子孙永远不要忘了。儒家骂秦始皇两千多年,骂错了,儒家猥琐,没有历史战略眼光。没有秦始皇,中国给欧洲一样四分五裂。欧洲各国进行了多少个世纪的复仇战争,现在才知道不统一啥事也干不成,所以才搞了个欧盟。欧盟啥时候统一得像一个国家那样,不知道到猴年马月呢!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多了不起!欧洲现在的语言还没统一呢!中国现在的崛起,难道没有他秦始皇的功劳在里面吗?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才给我们现代人提供了一个很优越的腾飞平台。欧洲咋不崛起?分裂嘛!合力小嘛!烧了几本书,骂得死去活来。那是在统一意识形态嘛!中国一脉相承,统一始终是民族的主旋律,难道给秦始皇焚书坑儒,以吏为师,以官方的思想统治文化阵地,以官方舆论为导向,形不成宗教,没有宗教战争,没有必然联系吗?现在中国基督教很活跃,信主的人比中共党员还多,难道不是我们对思想文化阵地的控制有些松懈了吗?市场和思想文化阵地哪个重要些?历史会做出比较。秦始皇功比日月,但也有个缺陷,就是该与民休息的时候他折腾开了,没抓住新形势下的时代主题。继春秋战国之后,秦的统一战争打了三十五年,折腾十几年,秦末农民战争又打四年,东周至西汉建国这个时期的中国,总共在战争、动荡、折腾中度过了五百七十多个年头,近六百年的腥风血雨。民亦劳止,汔可小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3月第1版《四书五经·诗经·大雅·民劳》第223页)人民劳累至极,疲于奔命,也该休息一下了。秦始皇父子不让人民休息,人民就用战争的方式,强制他们不再折腾。他们的倒台,告诉刘邦,再折腾也会二世而亡。刘邦不识字,但会读天书,读社会实践的书。血的教训使他懂得,实行黄老无为政治,轻徭薄赋,与民休息,已经成了时代主题。他抓住了这个主题,对外关系上与匈奴和亲的政策,就是奔这个主题来的,高祖、文帝、景帝祖孙三代忍辱负重,目的就是让一线相悬、岌岌可危的国脉民气得以复原,振兴是以后的事情了。韩信为了一己私愤,冒天下之大不韪,政变篡权,汉家诸侯不和他打仗吗?重新挑起战争,把刚刚稳定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的国家和人民,重新推向烽火连天的深渊,天地人谁容他?千夫所指,尚且不病自亡。韩信何德何能,顶得住天地人共同的怒气所指吗?萧何设计灭他三族,顺天地之心,应国人之意,紧扣与民休息的时代主题,功莫大焉!韩信企图取刘邦而代之,萧何可不想到他那里邀荐“贤”之功而渴望封赏,在韩家王朝当红人儿。这种人,天灭之,地毁之,人杀之,注定当不了皇帝。在国家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萧何不搞机会主义,不脚踩两只船,不依违两可,不当两朝红人儿,义无反顾,当机立断,作出选择,保刘邦,灭韩信,给国家和人民谋利益,才是天经地义,臣子“大义”。这就叫“东北丧朋”。“朋友”和明主干上了,丧失“朋友”,保全明主,是忠臣的唯一选择。萧何灭韩信,要看当时近六百年的历史背景,看时代主题,看君臣大义,不能从感情出发,作低层次的庸人式的议论,发不负责任的牢骚。立言要引导后人从大局考虑问题,为更多的百姓谋福祉。不看是非曲直,不知来龙去脉,一味地埋怨元首杀“功臣”,是错误的。后人总是骂刘邦杀功臣,很偏面,很错误!韩信由功臣变成颠覆国家未遂的罪臣了,杀他是为了镇国家抚百姓,杀之有理。何况,刘邦征战回来的时候,吕后、萧何已经杀了韩信了,刘邦只是表示“且喜且怜之”而已。喜的是韩信颠覆国家未遂,怜的是韩信有大功。替韩信说话,就是为乱臣贼子喊冤。助长乱臣贼子的气焰,百姓会有好日子过吗?像刘邦这样英明的皇帝杀人,基本无大错。明主当朝,我们应站在国家和中央政府的立场上说话,因为这样的国家和中央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但舆论界不知道啥时候养成了一种风气,总是替一些乱臣贼子喊冤,打压明主,只有如此好像才能显出他们的三寸柔肠和多愁善感似的。这种风气不能长。清朝的索额图,身为相国,有康熙这样的明主他不一心一意去辅弼,却和太子勾结,成为太子党,他和两个儿子都被康熙处死。他不丧失太子这个朋友,铁心挺太子,拱康熙下台,想当两朝红人儿,到头来一朝红人儿也没做到底,丧失父子三条性命。这是极好的反面教员。功臣和罪人没有隔着万丈鸿沟,他们会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走向自己的对立面。韩信、索额图曾经是功臣,后来成了罪人,丢掉这些“朋友”,保明主,保国家,保住人民福祉,是应该的。这个世界上,大道理管住小道理,我们要让很多小道理自觉地服务和服从于大道理。“西南得朋,东北丧朋”,讲的就是做臣子做下属的应该坚决遵守的大道理。遵守这个大道理才有利,所以卦辞前面有个“利”字。利,不仅仅是利自己,更重要的是利国家,利人民。

                         
                       
                       
 
                                      

第七节

         《知足安位是贤臣》

卦辞说“安贞吉”。安就是安于目前的地位,知足而止,不贪得无厌。安静是地的美德,地一动不得了,山河都会错位。模仿地的这一美德,做副职的要安心做好分内的工作,不能汲汲于进。西汉的萧何、曹参,官做到相国,从没想过封王称帝。现代的周恩来,在一九二七年四五月之交的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五月二十九日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职务,进入中共核心层。在此后的半个世纪里,再没有离开过中共核心层,他先后在陈独秀、瞿秋白、向忠发、李立三、王明、博古、张闻天、毛泽东的领导下工作,辅助了八个中共领袖,从来没野心,没想去当那个一把手。他之所以被称为新周公,与西周的老周公相媲(pì音譬)美,不仅仅是有卓越的才华与突出的功绩,更主要的是有恒安于位、知足而止的美德。

    为臣子的做出不忠不孝的事情,大多因为不知足,不安于目前的地位。康熙十四年(公元一六七五年),康熙的第二个儿子允rēng音仍)被立为太子,由于年龄小,康熙亲自教他读书。六岁的时候,康熙给太子聘请了当时第一流的师傅。古制师教义理,傅传技艺,师傅是有不同的人担任的。大学士张英、李光地是太子之师,性理诸书则由大学士熊赐履辅导。由此可见康熙的寄托之重。早年的太子不负所望,“通满汉文字,娴骑射。从上行幸,赓咏斐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2月第1版《二十五史清史稿诸王传》第9790页)仪表、学问、才技颇有可观之处。可惜有始无终,后来变坏了,抱怨当太子时间太长了,很是急不可奈。康熙处死权相索额图,主要就是因为他助太子“潜谋大事”。看来试图篡权甚至谋害康熙的事主是太子,索额图是其助手。允做了三十三年太子,到了康熙四十七年(公元一七0八年)被废黜。废黜太子的理由,康熙说得很明白:“允不法祖德,不遵朕训,肆恶虐众,暴戾淫乱,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恶愈张,lù音露)辱廷臣,专擅威权,鸠聚党与,窥伺朕躬起居动作。……朕不卜今日被鸠,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似此不孝不仁,太祖、太宗、世祖所缔造,朕所治平之天下,断不可付此人!”(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2月第1版《二十五史清史稿诸王传》第9790页)

 
 
国际易学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国际易学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3017774号